2009年初,我29歲,剛退伍,第一件事是回交大辦退學(原本是電子碩班休學狀態)。在這11個月的大頭兵期間,仍不足以讓我確立未來的方向,但確定不想當園區工程師。這是一個許多人會覺得很莫名其妙的決定,因為我大學讀了六年,碩士班又念了三年多沒畢業卻自己退學,然後投入跟我的學業幾乎無關的領域。雖然九年多的學業形同荒廢,不過投入教育卻可以說是延續我在學業之外的經歷與興趣(大學和碩士期間常常跟小孩在一起)。

當兵時做了結束學業的決定後,就有打算想回新竹跟nono媽咪合開安親班,但退伍後因為我們兩個都覺得各方面都未做好準備,這計畫便只擱在心裡。此後我加入光合工作室跟駿逸合作從事兒童教育,學期間開設一些小學課後的課程或假日活動,寒暑假則是辦冬夏令營(對象是小學或國中生),我自己另外有兼國高中家教。工作室地點曾經從新竹移到新豐又搬回新竹。這之間我對安親班的想像都沒忘懷,也想過開幼兒園。一直到去年(2011)底,我和nono媽咪都覺得可以了,才於今年初開始真正著手籌劃。

寒假後,我們一邊找房子,一邊摸索未來幼兒園的樣子與意義,也一邊碰撞到現實的阻礙,於是計畫經過好幾次變化,一度變成要開親子餐廳,認真規劃了一陣子,之後還是覺得單純一點,做課後共學與學齡前托育(5月)。

然後小蝸牛悠遊共學工作室就誕生了!趁著找房子的空閒,我透過臉書好友的推薦與訊息的傳遞,迅速地開了兩週的免費幼兒故事課與課後共學體驗,不到兩週的時間我和nono媽咪竟接觸了約五十組親子。原本打算這樣的免費體驗課要持續做到暑假來累積我們的教學經驗,但這兩週讓我意識到,雖然接觸的年齡轉變成學齡前為主,但這種幼兒課程模式的教育影響力很難超越教室的範疇(不論教室是在室內或戶外),也就是說,難以影響家庭的教養模式。如果不能改變孩子被對待的方式(嘮叨、賞罰、命令、打罵、嘲諷、情緒等),那麼我們在教學上付出的努力將會大打折扣。

在跟台北共學團的駿武老師討論後,我們接受他的建議,參考其共學團三年的經驗,在新竹成立相同理念的親子共學團(6月;也就取消原先幼兒故事體驗課與課後共學的計畫)。由於此親子共學團的運作在新竹&對我們可以說是全新的嘗試,也無法完全複製駿武老師他們的模式,所以一直到七月份準備公布共學團的具體實施方式與日期,整個六月可以說都在為共學這件事做準備與說明(釐清父母的疑問)。

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